顾恹無

自救.

期待夏末秋凉。

今天临近中午的时候,走到家门口才看到阴天。

于是四周的风泛起一种下雨前的凉爽,而不是原来的热浪,空气里已经弥漫起潮气。

我走到单元门口,对面的单位办公楼和我们单元挨得很近,本来有一条连接的路,却被横亘在中间的铁丝网隔断了。

靠近我们这边的那半截路,还放了一张长沙发,陈旧的紫色仿佛一看就觉得坐上去会很舒服。尽管如此我也没真正坐过,却想象过很多次坐在这沙发上的人。

办公楼对着我们的这面有一扇涂着金漆的门,小时候确实对门里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毕竟这扇门上还有些华丽的图案装饰,和我们灰蓝色的单元门比起来实在是高端太多了。

不过这份好奇,大多数还是来源于未知。

毕竟我从没见过那扇门里出来过什么人,甚至怀疑整个单位都是空的。那扇门便是终年死寂着,像是不存在的,上面熠熠发光的喷漆却又不断吸引着我。

但也因为那张铁丝网,我从来没敲过那扇门。

直到今天那扇门大开着,走出一个打电话的中年男人。

我不经意看到他,一时间也忘记了把他和那扇门链接起来,也再难把敞开的这扇门,和童年里紧闭的那扇门链接起来。

他也很随意地转身,继续打电话,吵吵嚷嚷的,只是个普通的中年人罢了。

仿佛那扇门,也只是个普通的单元门。

我是第一次,如此讨厌夏天,在这个夏天。

这场雨终究没有下起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