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协忒.

删除后将无法找回记录。

因为我们都是少年。

普普通通的少年。
愤世嫉俗的少年。
容易脸红落泪和大笑的少年。
无趣的少年。
风情万种的少年。
意气风发的少年。
颓废潦倒的少年。
前程似锦的少年。
来日方长的少年。
苍白无力的少年。
清白如纸的少年。
喧嚣肆意的少年。
寂静无声的少年。

即将毕业的,少年。

世间情话 怕的是 说的人不以为意 听的人信以为真

浅蓝的天空从四角开始泛白 泛黄
黄昏隐没于建筑物之后
这个时候这里没有鸟 夏天的鸟群是快乐的
秋天的鸟群是空寂的 但是她会说
“子非鸟安知鸟之乐”
广场没有快乐的行人 很久之前
地面是新的 器材也是新的 现在它发出腐朽的咯吱声
斑驳的锈迹成了新的 最后终于要在时代里光辉地落幕
有人把这里作为途经地 有人当做目的地
不知何去何从的人 还不能属于这里

你张开嘴 是准备和我交流 还是说一些让自己高兴的话

我脑子里 所有 虚构的、美好的、炫酷的、那些
都是为了衬托她而存在的
这是我仅存的一点卑微的爱

这是一个并不冷的、甚至有点温暖的冬夜
我看到街上的路人 他们和我擦肩而过
有一个 很瘦 苍老 眼神惶恐 像是咯吱咯吱的木偶
有一个 匆匆忙忙 像是上了发条的机器
如果放一首bgm 回家的路也变得漫长
冬天也混淆成夏天的模样
摔炮远远的响声 都能变得美好起来

倒不如烧了好了
这荒芜的日子 该死的循环 恶俗的人情世故

别信我那时候的样子
或意气风发踌躇满志
或颓唐萎靡一塌糊涂
我所有的编织的话话
都随意讲与他人听罢
难以流露的思想情感
让自己去珍惜或反驳

你知道我只有和自己相处才感到融洽
所以我可以对着屏幕自说自话到天黑
几乎快剥离出另外一个自己互相拥抱
除了我哪来人懂这漫长岁月里的理想

你多幸运
还好 我也很幸运